<var id="t1tjb"></var>
<cite id="t1tjb"></cite>
<var id="t1tjb"></var>
<cite id="t1tjb"></cite><cite id="t1tjb"><video id="t1tjb"><thead id="t1tjb"></thead></video></cite><var id="t1tjb"><video id="t1tjb"><thead id="t1tjb"></thead></video></var>
<cite id="t1tjb"></cite>
<var id="t1tjb"></var>
<var id="t1tjb"><video id="t1tjb"><thead id="t1tjb"></thead></video></var>
<var id="t1tjb"></var>
<var id="t1tjb"></var>
<menuitem id="t1tjb"></menuitem>
<cite id="t1tjb"></cite>
<cite id="t1tjb"></cite><cite id="t1tjb"></cite>
<var id="t1tjb"></var>
<var id="t1tjb"></var>
<cite id="t1tjb"><span id="t1tjb"><menuitem id="t1tjb"></menuitem></span></cite>
<cite id="t1tjb"><video id="t1tjb"></video></cite>
幫助 登錄

連云港200余家化工企業關停后續:只有34家企業活了下來

2021-02-07 《法人》全媒體記者 彭飛 來自:法人雜志  共計0次游覽

2018年4月,受環境污染事件影響,江蘇省連云港市 “兩灌”化工園區內的200余家化工企業被集體停業整頓。在持續停業整頓長達一年多時間仍無任何企業驗收復工后,國務院督查組曾點名指出,政府監管方法手段單一,存在“一刀切”現象。

《法人》曾于2020年11月9日對此事進行報道,引起極大反響。11月27日,國務院再次將此事納入部分地方和單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問題進行通報。

近日,《法人》記者從連云港市工信局獲悉,截至2020年底,連云港市“兩灌”化工園區僅存的59家企業中,有25家企業被列入關停退出名單。這意味著,化工園區內的200余家企業,只有34家企業成為了幸運兒,在這場備受矚目的“一刀切”事件中活了下來。其余170家企業將被徹底關停。目前,當地政府正在研究相關退出機制。

化工企業集體關停另有原因?

此前采訪中,關于“兩灌”化工園區內的200余家化工企業集體停業整頓長達兩年多的原因,來自當地政府相關部門和不少化工園區內企業都認為,是出于環保整頓的要求。

然而,“長期停業整頓”的原因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記者調查了解到,連云港市對停業整頓企業的復工要求,并非完全取決于企業是否整頓達標,還取決于是否完成了關停指標。

記者掌握的材料顯示,連云港市一位政府負責人在2019年4月的連云港市經濟形勢分析會上,明確要求“兩灌”必須把關閉企業的數量作為一項考核指標。該負責人在文件中批示,“在未完成關閉企業序時進度前,市政府不接受相關縣(區)的有關復產審核的報告?!?/span>

這意味著,復產工作必須建立在完成關閉企業指標的基礎上,完不成關閉企業的數量,即使有企業符合驗收條件,也不能復工復產。

這種將復工條件與關閉企業指標掛鉤的做法,遭到企業大量詬病。

上述政府負責人要求把關閉企業數量作為一項考核指標的做法,被指背后原因或是為了引進另一家更大的化工企業。

2018年底,上市企業東方盛虹巨資收購的“盛虹16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落地連云港市徐圩新區,成為連云港市石化基地第一個千萬噸級以上的煉化項目。公開數據顯示,項目投產后預計可實現年均營業收入約925億元、年均凈利潤約94億元,利稅超200億元。

2020年7月27日,江蘇省生態環境廳向連云港市委、市政府發出《關于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存在不能如期投產生態環境風險的預警函》(以下簡稱《預警函》),稱當地政府在承諾事項上“打折扣”,石化基地項目環評審批失控、風險較大,導致“1600萬噸煉化”項目存在無法如期投產的風險。

該份《預警函》還透露出一條重要信息:連云港承諾2020年底前關閉139家化工企業?!额A警函》指出,根據連云港市目前的環境質量和實際排放情況分析,排污指標可能成為無法兌現的“白條”,既不利于區域環境質量改善,阻礙重大項目落地建設和投產,也將給企業投資帶來巨大風險。

“從這份《預警函》也能夠看出,連云港市政府要求對‘兩灌’園區化工企業關停,或許是為了給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騰出環保指標,這種做法屬于典型的騰籠換鳥?!庇衅髽I負責人提出質疑。

“一刀切”做法連續遭國務院通報

2019年12月,國務院督導組在連云港市就“兩灌”園區企業停業務整頓問題督導時明確指出,政府監管方法手段單一,存在“一刀切”現象,發生事故或被媒體曝光后,又要求一律停產,雖制定了復產驗收工作程序,但實際復產企業很少。

隨后,國務院江蘇安全生產專項整頓“回頭看”再次指出:開展安全生產專項整頓,不是為了限制發展,而是要安全發展、綠色發展、高質量發展。有的地方采取了全部停產、禁批限批等“一刀切”的方式,直接把安全與發展對立了起來。連云港市灌南、灌云兩個化工園區企業長期停工,一部分低風險、高效益的企業也未能復工。連云港市、鹽城市兩地在解決安全生產歷史遺留問題上擔當作為不夠。

2020年11月27日,針對灌南、灌云兩個化工園區企業的問題,多家媒體對連云港市“一刀切”做法進行報道后,國務院再次將連云港市上述舉措納入部分地方和單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問題進行通報。

▲2020年11月27日,國務院辦公廳督查室發布的涉及連云港問題的通報

通報指出,江蘇省連云港市工信局等部門辦事拖沓,企業復產申請久拖不決。督查發現,2019年10月,連云港市印發《關于做好全市停產整改化工企業復產工作的通知》,提出縣級核查、市級部門復核、市政府批復的化工企業復產審批程序,其中復核環節要求相關市級部門5個工作日內將復核結論報送市工信局。而江蘇華爾化工有限公司于2020年4月16日,通過灌南縣向連云港市政府提交復產申請后,市生態環境、消防、住建等三個部門遲遲未提出復核意見,牽頭部門市工信局也未按職責催辦。截至10月16日現場督查時,該公司復產申請仍未通過,無法正常開展生產經營。

部分企業生產設備被強拆,連云港市政府確認違法

在“兩灌”化工企業停業整頓期間,部分執法人員強制拆除了部分企業的生產設備。

其中,灌云縣化工園區的連云港邁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瑞昆化學工業有限公司、江蘇中染化工有限公司的生產設備,在此期間均遭到了拆除。

企業提出行政復議后,灌云縣政府的強拆行為最終被連云港市政府確認違法,企業隨后提起行政賠償訴訟。

對此,連云港市司法局曾出具情況匯報稱,對三個案件確認違法后,三家企業可能提出行政賠償請求,也極可能影響到其余21家企業效仿,如果處理不好容易引發群體性信訪、行政復議或訴訟,造成更大面積的不穩定。

此外,據反映,在三家被強拆企業陸續提起行政訴訟后,邁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某被刑拘。記者了解到,目前邁克公司已經撤回對灌云縣政府的行政訴訟,曾某已被保釋。

▲被灌云縣政府違法強拆的“連云港邁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廠房和設備

灌云縣政府稱盡快制定退出補償機制

灌云縣委宣傳部回應記者稱,接到連云港市政府(確認拆除設備行為違法的)行政復議決定書后,灌云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責成燕尾港鎮人民政府及時與企業進行溝通協調,并提出對拆除的設備進行評估,在評估價格的基礎上商談補償事宜。目前,連云港邁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達成退出補償協議,其行政賠償案件已撤訴;因連云港瑞昆化學工業有限公司、江蘇中染化工有限公司要求過高,雙方暫未達成一致意見。

目前設備被拆除的企業已與政府協商一致,得到部分補償。但仍有上百家的企業被永久關停,它們將如何退出、如何補償?

近期,一份《響水生態化工園區企業退出補償政策》在“兩灌”園區企業間流傳,但“兩灌”園區的化工企業尚未收到補償政策。

灌云縣政府回復記者稱,將盡快制定退出補償機制,依法依規、規范有序推動不達標企業關閉退出。截至記者發稿時,連云港市政府尚未回復記者是否有詳實的補償方案出臺。


掃二維碼
立即體驗

香港三级黃色情